通版阅读请点击:
展开通版
收缩通版
当前版:04版
发布日期:
在尼泊尔看到善良的微笑
●赵渊青
  去尼泊尔是很多年前的一个心愿,但是因为种种原因总是一拖再拖。2015年3月,从电视上看到大地震后满目疮痍的尼泊尔时,我为自己的踌躇不定而懊恼。
  2016年春节前,我们穿越日喀则、珠峰大本营,尼泊尔终于近在咫尺……
  司机小明的善良
  入境手续办理结束后,我们就瞧见预约的尼泊尔司机笑盈盈地向我们招手。
  这是许多来尼泊尔旅游的中国人推荐的司机,没有人知道他的真名,面对中国游客时他一直自称“小明”。我估摸他给自己取中文名就跟我们初学英文时,给自己取的英文名大多是“杰克”“汤姆”一样吧。
  从地图上看,吉隆口岸到加德满都距离很近,本以为车程也就几个小时,但实际上这段路我们走了整整12个小时。
  距离大地震已近1年了,中国境内的道路全部修缮完毕,但尼泊尔境内路面却到处都是震时滚落的巨石,路旁的山上随时还有石块滚落。
  司机小明熟练地驾驶着车,一会儿从百丈悬崖边飘过,一会儿从万丈峭壁旁擦过。车上的我们屏住呼吸,眼睛死死盯着前方。但是,小明却泰然自若,脑袋随着车里的印度音乐有节奏地晃悠,一只手把着方向盘,一只手拿着香烟抽得好不惬意。
  有时候遇到当地人招手搭车,小明一脚刹车后,当地的人们就快速爬到车顶棚上。最初我们以为小明在赚“外快”,但后来发现小明对他们分文不取。问之所以,小明回应说:“这带的居民出行不方便,我们都会主动帮忙。”
  看着地图发现行程尚未过半,大家都有些不耐烦了。有人开始催促小明开快些,有些抱怨小明老停车载人浪费时间。车子又到达一个村子后,小明建议大家休息吃饭,马上遭到了我们的拒绝。小明解释着:“你们从那么遥远的地方来尼泊尔,不就是为了看看我们尼泊尔的山、尼泊尔的河,感受我们尼泊尔人的生活吗?”
  小明的一句话忽然让大家怔住了。是啊,平日里我们都喜欢按着计划走、追着时间跑,正如这趟难得的旅游,我们急于要到达某个目的地,却忽略了这一路无可复制的风景。我们沉默了,陷入了沉思……
  客栈老板的歉意
  到达泰米尔时已是凌晨3时。此时泰米尔区最繁华的街道已经一片漆黑,凤凰宾馆的女老板裹着披肩在十字路口的路灯下等着我们。
  在加德满都第一晚几乎彻夜未眠,不是晚到的客人搬挪行李,就是凌晨徒步登山的游客在嚷嚷集合……
  好不容易挨到天亮,“聪明”的我编造了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找到老板把剩余4天的房费退了回来,为了表达“诚意”,我一再承诺,返回加德满都一定住她的酒店。
  老板把钱退给我后,还热情地给我介绍旅游线路和注意事项。我则迅速收拾好行李,逃离了这个喧闹的客栈。
  返回加德满都已是半个月后的事情了。即将离开尼泊尔时,我在泰米尔商业区的一家工艺品店挑选旅游纪念品时遇到了凤凰宾馆的老板。“那天你走后,我留下你的尼泊尔电话号码,不知道你什么时候返回。”老板瞧见我后,几个快步迎了上来,“这些天游客多,我会尽力给你安排一间满意的房间。”
  客栈老板双手合在一起,不停地点头致歉。看到她满脸的歉意,我内心无比愧疚——自己为了顺利将房费退回,便随口编了谎话,但是她却如此当真。后来,在回国前,我特意回到凤凰宾馆短住了几日。
  在尼泊尔近20天,感触最深的就是当地人的淳朴与简单。
  突突车司机的等待
  我们以1500卢比的价格包了一辆当地的突突车,作为前往杜巴广场和猴庙一日游的座驾。谈价格时,司机承诺会在每个景点等待我们4个小时。
  来回几十公里路,还需要等我们整整一天,费用折合人民币也就100多元。忽然一位朋友的一句建议都得到了大家的认同:“万一我们进猴庙玩时,司机开车跑了怎么办?所以最多先暂付他一半费用。”
  抵达猴庙后,我们将钱递到司机手上,并说明结束下午杜巴广场的旅行后,会将剩余的钱付给他。司机大叔说没有问题,并将我们送到售票口。
  杜巴广场不愧有着尼泊尔露天博物馆的美誉,一座座独具特色的神仙庙宇,一尊尊造型精美的佛像,一扇扇雕工精美的孔雀窗……待我们慢悠悠地计划返回时,时间已经过了晌午。出了景区大门,忽然看到我们的突突车司机挤过人群向我们奔来。大叔一边抹着额头上的汗,一边气喘吁吁用几个简单的英文单词解释,他的车被警察赶到了一旁的停车场,他担心我们出来找不到车子,就一直在门口等着我们。
  在尼泊尔最为燥热的中午,他在烈日下竟然站了几个小时,而我们竟然还在怀疑他会不会“携款潜逃”。在前往猴庙的路上,一车人沉默不语,只是听着大叔介绍着路边的风景。
   作者单位:集团公司海外经营管理中心

地址:陕西省西安市太华北路89# 邮编:710016 电话:029-82153683 传真:029-82153583 电子邮箱:kailuxf@163.com
版权所有:版权所有:中铁二十局集团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锦华科技